亞細亞的花蝴蝶

關於一場不存在的葬禮,關於一個不存在的人
你是亞細亞的花蝴蝶 作著無止無盡的夢  

~島谷瞳〈花蝴蝶~Papillon〉

台大話劇社原創劇本,改編自編劇原著同名小說。

關於生離死別,關於友情,關於記憶,關於悼念,娘娘腔與肌肉男,同性戀與異性戀......問題在一個好友的死亡之後一併爆發。

二十歲青黃不接的男人/男孩要如何辯證?即將遠離我們的青春校園最後一瞥。

【蝴蝶故事】

以前高中那個超出名的GAY六百三死了。自殺死的。大家都在說話,「他」也要說話,而且不但要說話,更要想起,更要哀悼,更要救贖,更要成長──可是娘娘腔的「他」真的辦得到嗎?到底「他」能不能在無盡的言語迷宮中得到救贖?到底什麼才是「花蝴蝶」的真面貌?

導 演/許靈均=餅乾
原 著/速水信介《亞細亞的花蝴蝶》(2004)
劇本改編/許靈均、黃挺豪
舞台監督/楊耀華
舞台、燈光設計及執行/陳威達
音樂、音效設計及執行/黃嗣軒
服裝、化妝設計及執行/陳宜君
導演助理/周奕辰、李靜慧
舞台執行/李靜慧、周宏瑋

鮑奕安(戲劇一):陸佰杉=六百三
張文聰(日文三):說書人
邱振華(電機二):同學/流氓
康 傑(哲學三):同學/壞人/男友/蔣哥
黃馨慧(工管四):媽媽/記者/老師/同學
高子婷(數學三):主播/妹妹/同學
王 雄(中文三):小王


 

三十九號女學生

荒謬劇場誕生五十年,尤涅斯科經典劇作《課堂》,
即將附身《三十九號女學生》,魂遊牯嶺街小劇場。
今夏台大話劇社不惜掏空社產,耗盡社員,在兩位精
神失常的導演一意孤行下,從這個在巴黎連演半世紀
的經典劇作出發,搬演2005年屬於你我的課堂惡夢。
軟弱的教授,無邪的學生,詭異的女僕,而三十九號
女學生在哪裡?

【課堂故事】

一棟古老的大屋,一位知名的教授,沈隆的夏日雷雨中,
三小時後要參加博士口試的女學生到來,接受一場終極惡補;
女學生背下所有乘法的答案卻如何也算不會減法,教授精彩的語言學演說下她卻開始牙痛;
行動神秘的女僕不停打擾著上課進度,而大屋深處間或傳來難解的敲打聲響......
三個平行的世界,試圖或未試圖,現實或非現實,溝通或不溝通,而所有的言語,終將落入聾人的耳朵?

 

製 作 人/宋禹論
導 演/劉又菱、陳大任
舞台監督/林炳榕
舞台設計/楊琳祐
燈光設計/張哲己
音樂設計/周書丞
服裝設計/劉又菱

導演助理/王一山
化妝執行/鄭羽恬
舞台執行/張家豪、許柏維
網站設計/張哲己
文案設計/陳大任

許沛霖:教授

許靈勻:女學生

廖婉伶:瑪莉亞


大學報報導

【記者謝孟釗台北報導】
  台灣大學話劇社2005暑期公演,一場兩齣《亞細亞的花蝴蝶》和《三十
九號女學生》,廿四、廿五日在牯嶺街小劇場揮灑青春創意。
 《亞細亞的花蝴蝶》劇本改編自本劇導演,台大日文系學生許靈均原創
小說,紀念一位自殺身亡的高中好友,也回顧青澀校園中曾有的生離死別、
記憶、悼念與性別認同。黑暗中,觀眾屏神看著布幕上一隻時而鮮麗時而枯
槁的蝴蝶變幻;看著玩世不恭的「六百三」大吼:「對我就是他媽的死Gay
怎樣!」看著半明半暗的燈光,映照許許多多對死者零碎的記憶。
  設定主角「六百三」為男同志,是否代表本齣戲主要處理性別議題?許
靈均說,不是。「你就是期待這個,期待看到兩個男人在台上親嘴,所以我
要打破你的期待。」他表示,性別議題到最後應該要進入無性別的普世價值
;不是一味關注這個人是同性戀或異性戀,而是回到他身為人的本身,是怎
樣的一個人。
  比起性別議題,《亞細亞的花蝴蝶》其實更強調記憶的虛幻:我們所記
得的那個人,是否是真實的他或她。許靈均說,雖然本戲男主角形象是依據
他的高中好友寫成,但這也不代表他就真的是「六百三」,只能說他是一個
原型。
  下半場演出的《三十九號女學生》,改編自法國前衛劇作家尤涅斯科的
經典劇作《課堂》。描述一位天真無邪的女學生到某大宅準備博士班口試,
遇上軟弱的教授和詭異的女僕。三人演出的瘋狂語言遊戲,使台下觀眾笑聲
不絕,共同成就了這齣課堂驚悚喜劇。
  在《三十九號女學生》演出教授的台大心理系學生許沛霖,因上台前一
週出車禍,不得不改成坐輪椅出場。拄著柺杖的他笑說:「原本你們會看到
完全不一樣的表演。」
 這次公演有兩位首度登台的新生演員。一位是《三十九號女學生》女主
角,世新大學圖文傳播系新生許靈勻。另一位是在《亞細亞的花蝴蝶》裡,
演出「六百三」的台大戲劇系新生鮑亦安。
 鮑亦安說,之前沒有接觸過類似的人物,只能憑想像來揣摩角色可能的
心境,「這是和過去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好像重新認識一個人。」
  本次公演雖然是購票入場,但觀眾很多,晚到的人甚至必須席地而坐。
而對演出內容,觀眾則評價不一。
  文化大學中文系學生邱筱君說,《亞細亞的花蝴蝶》讓她看到許多人性
的表現,進而自省「我是不是也是會這樣?」台大森林系許同學則認為,兩
齣戲各有優缺點,但內容都十分新穎,成功營造情境。不過也有前來觀賞的
附近居民說,對兩齣戲都沒有特別感覺,還好而已。
 

女學生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