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中文系  徐富昌

老莊風貌上課講義

請勿轉載

第二講 莊子的寓言世界

 

壹、關於寓言

 

一、寓言之定義

    「寓言」一詞最早見於《莊子》。《莊子•寓言》曰:「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寓言十九,藉外論之」,《釋文》解釋「寓言十九」說:「寓,寄也。以人不信己,故托之他人,十言而九見信。」「藉外論之」即假託外事來說理,言在此而意在彼。林希逸《莊子口義》:「藉,借也。不出於己而出於他人口外,故曰藉外論之。」可見莊子的寓言強調寄託,且將自己的思想觀念,假託其他人物之口齒敘說出來。莊子書中對寓言這一體裁,並未在形式上給予嚴密的界說。

    中國古代對寓言還有各種不同的稱呼:如《墨子》、《孟子》都把它看作是一種譬喻;《韓非子》把寓言稱為「儲說」、「說林」,「儲說」的意義大概是把自己的學說主張儲放在故事之中;劉向《別錄》把寓言寫作「偶言」,曰:「偶言者,作人姓名,使相與語。」他強調了寓言故事的虛構性。南朝劉勰在《文心雕龍•諧隱》中,把寓言歸在「隱言」:「讔者,隱也。遯辭以隱意,譎譬以指事也。」另外在《文心雕龍•諸子》中把富有幻想色彩之寓言,如「愚公移山」、「解蠻之爭」等,稱之為「踳跤」。以下是工具書中對寓言的定義:

〔資料一〕

《辭源》:「有所寄託或比喻之言,•••係稱先秦諸子中短篇諷諭故事為寓言,因為文體之名。」

《辭海》:「文學作品的一種體裁,是帶有勸喻或諷刺的故事。其結構大多簡短……主題多是借此喻彼,借小喻大,使得深奧之道理從簡單的故事中體現出來。

 

以下是專家對寓言的看法:

〔資料二〕

△寓言的形式,是從修辭學中的比喻法滋長發展而成的一個故事。﹙胡懷琛《中國寓言研究》﹚

△它是譬喻旳最高形式。(王煥鑣《先秦寓言研究》)

△寓言總是一種短小而精悍的匕首。(魏金枝《談談我國寓言》)

△寓言總是一個魔袋,袋子很小,卻能從裡面取出很多東西來,……。(嚴文井《關於寓言的寓言》)

 

        前兩種說法在中國很流行,這與中掝古代將寓言稱為譬喻的傳統有關。寓言與譬喻固然有共通之點,都以事物間的相似點為基礎,但寓言與譬喻在本質上是不相同的,一個是文體,一個是修辭法。至於後二者的說法,實際上只是一種形象上的比喻,並不是精密之定義。

二、中國古代寓言之特色

中國古代寓言的優點

1、量多流長,針對性強。

2、題材廣泛,風格多樣。

3、篇幅靈活,結構宏偉。

貳、莊子的語言特色

「寓言」釋義

〔資料一〕《寓言》

寓言十九,言重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

寓言十九,藉外論之。親父不為其子媒。親父譽之,不若非其父者也;非吾罪也,人之罪也。與己同則應,不與己同則反;同於己為是之,異於己為非之。

重言十七,所以已言也,是為耆艾。年先矣,而無經緯本末以期年耆者,事非先也。人而無以先人,無人道也;人而心道,是之謂陳人。

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曼衍,所以窮年。不言則齊,齊與言不齊,言與齊不齊也。故曰無言。言無言,終身言,未嘗〔不〕言;終身不言,未嘗不言。有自也而可,有自也而不可;有自言也然,有自也而然,有自也而不然。惡乎然?然於然。惡乎不然?不然於不然。惡乎可?可於可。惡於不可?不可於不可。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非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孰得其久!萬物皆種也,以不同形相禪,始卒若環,末得其倫,是謂天均。天均者,天倪也。

莊子謂惠子曰:「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始時所是,卒而非之,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十九非也。」

惠子曰:「孔子勤志服知也。」

莊子曰:「孔子謝之矣,而其未之嘗言。孔子云:『夫受才乎大本,復靈以生。名而當律,言而當法,利義陳乎前,而好惡是非直服人口而已矣。使人乃以心服而不敢蘁立,定天下之定。已乎,已乎!吾且不得及彼乎!』」

曾子再仕而心再化,曰:「吾及親仕,三釜而心樂;後仕,三千鍾而不洎,吾心悲。」

弟子問於仲尼:曰「若參者,可謂無所縣其罪乎?」

曰:「既已縣矣。夫無所縣者,可以有哀乎?彼視三釜三千鍾,如觀雀虻相過乎前也。」

顏成子游謂東郭子綦曰:「自吾聞子之言,一年而野,二年而從,三年而通,四年而物,五年而來,六年而鬼入,七年而天成,八年而不知死、不知生,九年而大妙。生,有為,死也。勸公,以其死也,有自也;而生陽也,無自也。而果然乎?惡乎其所適?惡乎其所不適?天有曆數,地有人據,吾惡乎求之?末知其所終,若之何其無命也?莫知其所始,若之何其有命也?有以相應也,若之何其無鬼邪?無以相應也,若之何其有鬼邪?」

眾罔兩問於景曰:「若向也俯而今也仰,向也括撮而今也被髮,向也坐而今也起,相也行而今也止,何也?」

景曰:「搜搜也,奚稍問也!予有而不知其所以。予,蜩甲也,蛇蛻也,似之而非也。火與日,吾屯也;陰與夜,吾代也。彼,吾所以有待邪,而況乎以 有待者乎!彼來則我與之來,彼往則我與之往,彼強陽則我與之強陽。強陽者,又何以有問乎!」

陽子居南之沛,老聃西遊於秦,邀於郊,至於梁而遇老子。老子中道仰天而嘆曰:「始以汝為可教,今不可也。」

陽子居不答。至舍,進盥漱巾櫛,脫屨行而前,曰「向者弟子欲請夫子,夫子行不閒,是以不敢;今閒矣,請問其過。」

老子曰:「而睢睢盱盱,而誰與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

陽子居蹴然而變容,曰:「敬聞命矣!」

其往也,舍者迎將。其家,公執席,妻執巾櫛,舍者避席,煬者避灶。其反也,舍者與之爭席矣。

 

〔資料二〕《天下》

以天下為沉濁,不可以與莊語,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

 

一、藝術的語言

〔資料三〕《知北遊》

知北遊於玄水之上,登隱弅之丘,而適遭無為謂焉。知謂無為謂曰:「予欲有問乎若:何思何慮則知道?何處何服則安道?何從何道則得道?」三問而無為謂不答也。非不答也,不知答也。知不得問,反於白水之南,登狐闕之丘,而睹狂屈焉。知以之言也問乎狂屈。狂屈曰:「唉!予知之,將語若,中欲言而忘其所言。」知不得問,反於帝宮,見黃帝而問焉。黃帝曰:「無思無慮始知道,無處無服始知道,無從無道始知道。」……知謂黃帝曰:「吾問無為謂,無為謂不應我,非不我應,不知應我也。吾問狂屈,狂屈中欲告我而不我告,非不我告,中欲告而忘之也。今予問乎若,若知之,奚故不近?」黃帝曰:「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此其似之也,以其忘之也。予與若終不近也,以其知之也。狂屈聞之,以黃帝為知言。

 

〔資料四〕《齊物論》

齧缺問乎王倪曰:「子知物之所同是乎?」曰:「吾惡乎知之!」「于知子之所不知邪?」曰:「吾惡乎知之!」「然則物無知邪?」曰:「吾惡乎知之!」雖然,嘗試言之。

 

〔資料五〕《人間世》

回曰:「敢問心齋?」仲尼曰:「若一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聽止於耳,心止於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顏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實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謂虛乎?」

 

〔資料六〕《大宗師》

顏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曰:「回忘仁義矣。」曰:「可矣,猶未也。」它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忘禮樂矣。」曰:「可矣,猶未也。」它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顏回曰:「墮枝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資料七〕《天道》

世之所貴道者書也,書不過語,語有貴也。語之所貴者,意也,意有所隨。意之所隨者,不可以言傳也,世雖貴之哉,猶不貴也,為其貴非其貴也。

 

〔資料八〕《天道》

桓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斲輪於堂下,釋椎鑿而上,問桓公曰:「敢問公之所讀者何言邪?」

公曰:「聖人之言也。」

曰:「聖人在乎?」

公曰:「已死矣。」

曰:「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魄已夫。」

桓公曰:「寡人讀書,輪人安得議乎?有說則可,無說則死。」

輪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觀之:斲輪徐而甘,則不固;疾而苦,則不入;不疾不徐,得之於手而應於心,口不能言,有數存焉於其間。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於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斲輪。古之人與其不可傳也死矣,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魄已夫!」

 

二、語言藝術特性

1、善於鎔鑄史料:

〔資料九〕《史記•老莊申韓列傳》

「其學無所不闚」

「善屬書離辭,指事類情,用剽剝儒墨,雖當世宿學,不能自解免也。」

 

2、善於刻畫人物:

〔資料十〕《人間世》

支離疏者,頤隱於齊,肩高於頂,會撮指天,五管在上,兩髀為脅。

 

〔資料十一〕《逍遙遊》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疪癘而年穀熟。

 

3、善於描摹山水:

〔資料十二〕

◎《秋水》:「釣於濮水。」

  《秋水》:「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

  《山木》:「遊乎雕陵之樊。」

  《山木》:「莊子行於山中,•••出於山,舍於故人之家。

◎《逍遙遊》:「北冥」、「藐姑射之山」

◎《天地》:「黃帝遊乎赤水之北」

◎《徐無鬼》:「黃帝將見大隗乎具茨之山」

 

4、善於呈顯雄奇:

〔資料十三〕

◎《逍遙遊》:鯤鵬

◎《齊物論》:「大澤」、「疾雷」、「飄風」、「四海」••

參、莊子寓言的輪廓

〔資料十四〕《莊子詮詁》胡遠濬

凡寓言、重言,都是卮言。

 

一、莊子的寓言類型

1、譬喻式寓言:

〔資料十五〕《養生主》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文惠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者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枝經肯綮之未嘗為礙,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矣;族庖月更刀,折矣;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以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資料十六〕《人間世》

夫愛馬者,以筐盛矢,以蜄盛溺。適有蚊虻僕緣,而拊之不時,則缺銜毀首碎胸。意有所至而所愛有所亡,可不慎邪!

 

〔資料十七〕《秋水》

莊子釣於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顠以境內累矣!」莊子持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者,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塗中。」莊子曰:「往矣!吾將曳尾於塗中!」

 

〔資料十八〕《秋水》

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相!」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嚇我邪?」

 

2、設問式寓言:

〔資料十九〕《大宗師》

天根遊於殷陽,至蓼水之上,適遭無名人而問焉,曰:「請問為天下。」無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以出六極之外,而遊無何有之鄉,以處壙垠之野。汝又何帛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又復問。無名人曰:「汝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3、藉敘事以說理:

〔資料廿〕《天地》

子貢南遊楚,反於晉,過漢陰,見一丈人方將為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見功寡。子貢曰:「有械於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見功多,夫子不欲乎?」為圃者卬而視之曰:「奈何?」曰:「鑿木為機,後重前輕,挈水若抽,數如泆湯,其名為槔。」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聞之吾師,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子貢瞞然慚,俯而不對。

 

〔資料廿一〕《山木》

陽子之宋,宿於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惡,惡者貴而美者賤。

陽子問其故,逆旅小子對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惡者自惡,吾不知其惡也。」

陽子曰:「弟子記之!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安往而不愛哉!」

 

4、藉敘事以寓理:

〔資料廿二〕《逍遙遊》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以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洸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洸,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洸,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資料廿三〕《齊物論》

狙公賦芋,曰:「朝三而暮四」,眾狙皆怒,曰:「然則朝四而暮三」,眾狙皆悅。(名實未虧,而喜怒為用。)

 

〔資料廿四〕《應帝王》

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5、造境式寓言:

〔資料廿五〕《逍遙遊》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 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而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之培風,背負青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而止),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

 

〔資料廿六〕《齊物論》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而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二、莊子的寓言角色

先秦諸子寓言的角色大致有三類:

1、歷史上的實人物(此類最多)。

2、概括性的名無人物。

3、動植物或無生物。

莊子又另創三類:

1、神仙鬼怪類:

◎《在宥》:廣成子 ◎《秋水》:河伯 ◎《達性》:雷霆 ◎《秋水》:夔

2、不可考證的上古得道之人:

◎《逍遙遊》:肩吾、連叔 ◎《應帝王》:壺子 ◎《知北遊》:老龍吉

3、依意託名類:

◎《應帝王》:天根、無名人、陽子居、儵、忽、渾沌

◎《至樂王》:支離疏、滑介叔。

〔資料廿七〕《知北遊》

黃帝遊乎赤水之北,登乎崑崙之丘而南望,還歸,遺其玄珠。使知索之而不得,使離朱索之而不得,使喫詬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黃帝曰:「異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玄珠代表至道 知代表智慧 離朱代表識見 喫詬代表言辯 象罔代表無心

§附論:莊子中的人物角色

莊子的人物有時也以職業、官職與地名為稱謂的。

1、以職業為稱謂的

◎《逍遙遊》:庖人、尸祝。

「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的「庖人」、「 尸祝」。

◎《齊物論》:「狙公賦芋」的「狙公」。

◎《人間世》:「匠石之齊」的「匠石」。

◎《天道》:「輪扁斲輪」的「輪扁」。

2、以官職為稱謂的

◎《天地》:「堯觀乎華,華封人曰」的「華封人」。

◎《天運》:「顏淵問師金曰」的「師金」。

◎《達性》:「梓慶削木為鐻」的「梓慶」。

3、以地名為稱謂的

◎《逍遙遊》:宋人、越人。

◎《庚桑楚》:畏壘之民。

◎《徐無鬼》:齊人、楚人、郢人。

三、莊子寓言的藝術成就、影響和作用

關於莊子寓言的藝術成就:

〔資料廿八〕《知北遊》

任公子為大鉤巨緇,五十犗以為餌,蹲於會稽,投竿於東海,旦旦而釣,期年而不得魚。已而大魚食之,牽巨鉤錎,沒而下,騭揚而奮鬐,白波若山,海水震蕩,聲侔鬼神,憚赫千里。任公子得若魚,離而腊之,自制河以東,蒼梧以北,莫不厭若魚。

 

〔資料廿九〕《秋水》

公子牟隱机大息,仰天而笑曰:「子獨不聞夫埳井之蛙乎?謂東海之鱉曰:『吾樂與!吾跳梁乎井榦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掖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虷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

 

關於莊子寓言的影響和作用,約可分為以下數端:

1、小說的先河:

◎魏晉的「志怪小說」。

2、戲劇改編的素材:

◎元代關漢卿的「三勘蝴蝶夢」。

◎元代史九敬的「老莊一枕蝴蝶夢」、「莊子鼓盆。

◎「莊子試妻」、「大劈棺」。

◎民國魯迅《故事新編》中之「出關」、「起死」。

3、成語典故的來源

◎「涸轍之魚」、「相濡以沬」、「井底之蛙」、「東施效顰」、「朝三暮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等。

肆、結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