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大學老莊風貌

學生報告

指導教授:徐富昌

學生作業,請勿轉載。

弱者道之用析論

資管一:劉又誠

 

一、緣起:

 

  在上國文課時,因教授的要求,我們需要針對老子的內容做一篇研討報告。經過一番考慮,我選擇了「弱者道之用」析篇這個題目。促使我選擇這個題目的原因很多,最大的因素應該說是我對「弱」有相當的好奇心吧。從小我便常常聽人說些像「柔弱能勝剛強」、「以柔克剛」等…諸如此類的成語,這些成語的涵意究竟是什麼呢?「柔」又是如何戰勝「剛」呢?而「弱者道之用」中的「弱」,是個什麼樣的方式?而它所謂的「道」又是什麼呢?藉著做這一篇報告的機會,對於我心中的種種疑感、好奇,也希望能找到答案,找到印證。

二、本論:

  1. 老子的「道」:老子的哲學系統,是由宇宙論伸展到人生,政治各方面,而他的宇宙論,便是以「道」為基礎。老子認為宇宙的本源就是「道」,天地萬物皆以「道」所創生,在老子第二十五章曾提到: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譯》有物體混然而成,在天地還沒有創生之前就形成了。它既無聲音,也無形體,但卻獨立於萬物之上而琱[不變,運行於宇宙之中而永不止息。它創造了天地萬物,可以說是天地萬物的根源,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姑且叫它作「道」。

  由此我們可以大略探知老子心目中的道是混然而成的,無形體、無聲音,所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博之不得,超乎我們的感覺,但它卻實際存在。它的性質是「獨立」而且「唯一」,並且永琱變,因為能「同行而不殆」,循環不息。他在二十五章中又曾說過: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譯》人效法地的無私載,地效法天的無私覆,天效法道的「衣養萬物而不為主」,這則完全出乎本性的自然。

由此可知,「道」是宇宙萬物創生的本源,所以人、地 、天都要效法「道」,但道並非毫無規律,為所欲為的,它還以「自然」為法,所以「自然」便是「道」的精神所在。而天地效法「道」,「道」效法「自然」,因此基本上老子的哲學精神便是以「自然」為宗。

  縱觀以上各點,我認為老子所說的「道」,是一種看不見、摸不到的精神,而這一種精神就是「自然」的精神。

2.「弱」的定義:一般人對於弱的直接想法,多半屬於「脆弱」、「虛弱」的「弱」,是一種能力不足或不堪一擊的印象。而老子中所提到的「弱」,則是一種有彈性,能屈能伸的狀態,不因剛強而遭到折摧。「弱」是一種示於他人的態度,在這裡並非只是讓自己處於虛弱的狀態,而是一種謙沖自牧的心理,不恃強而驕,這就如第八章所提到: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

  《譯》上善的人像水一樣。水能滋養萬物,不和萬物相爭,蓄屈在大家所厭惡的卑下之義,有這些特性,所以水是很接近道了。

水利萬物,而不爭功,又處於眾人所卑下地位,這正是水的可取之處,也正是老子所謂「弱」的定義之一,而水的連綿不絕,水的排山倒海,既至柔,又至強,這就是柔弱反而勝剛強的例子。而其第七十六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而不勝,木強則兵。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譯》人在活著的時候,身體是柔軟的,死了以後就變為僵硬了。草木生長的時候,形質是脆弱的,死了以後就變為枯槁了。所以凡是堅強的,都是屬於死亡的一類;凡是柔弱的,都是屬於生存的一類。因此,兵勢強盛,反而不能取勝(因為恃強而驕,反而不能勝敵),樹木強大,反而遭受砍伐。由此可知,凡是強大的,反而屬於下位;凡是柔弱的,反而處於上位。

  更是顯示出「弱」的彈性、謙牧,才是老子的「生之徒」。綜合以上幾點,不難看出老子口中的「弱」,指的是一種能屈能伸的精神,一種謙虛卑下的態度。

3.「弱者道之用」:

  (出處)第四十章:

  「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譯》道的運行反覆循環,道的作用柔弱謙下。「無」是道之體,「有」是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而「有」生於「無」。

  這段是闡述道是循環往復的同時,又強調道之能長久是以柔弱做為作用的原則。道以柔弱的方式運作,因此它受到的阻力小。柔弱則不爭,不爭反而能長久。所以五十二章才會提出「守柔曰強」。守柔之所以能強,那是由於「道」是以弱為用的關係。守柔就是遵守「道」以弱為用的法則,所以能強。

不過,「弱者道之用」的「弱」字或許不該只用柔弱來定義,它在廣義上應是包含許多其他反面性的字像「虛」、「靜」、「卑」、「下」、「少」、「雌」、「賤」、「退」等,所以「弱者道之用」一詞我認為或許是在告訴我們遵循「道」的方式,處於負面的形式並非就是處於下風,甚或是遵循道就是處在一種負面的狀態,而遵循道才是強的途徑,第七十八章便是以水為例: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

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譯》世上的東西,沒有比水更柔弱的了,但是任何可攻堅克強的,都不能勝過它為沒有辦法改變它柔弱的本性。弱勝強,柔勝剛,這個道理沒有人不知道,但卻沒人能夠實行,因為人人都喜歡爭強。

  由此篇老子告訴我們憑水的柔弱,它之所以能攻克任何堅強的事物,就是因為沒有人能改變它柔弱的本性,更是呼應了之前「守柔曰強」的論調。是以他會說:「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的說法。

而第六十一章也是一個居然「下」的例子:

  「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國不過兼富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所欲,大者宜為下。」

《譯》大國要像江海一樣,處於下流,成為天下會歸之所。天下的雌性動物,常以靜勝過雄性動物,它們以靜為下。所以大國能對小國謙下,就可以取得小國的入事;小國對大國謙下,就可以取得大國的兼富。自處謙下,則各得所欲。但大國尤其應謙下。因為小謙下,不過能保全自身,而大國謙下,閱能令天下歸往。

  其實以上的不過是一個例子罷了,在老子的道德經中,不難發現老子常要我們「致虛極」、「守柔」、「知其雄,守其雌」,告訴我們「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感。」,更有多篇讚許水,因為水的性質柔弱而不改,利萬物而不爭。另外他還說:「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老子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並非是強的、滿的,他認為順應道,順應自然的大人格,大智慧應是「虛」、「下」、「雌」、「柔」、「曲」等…或許你會認為這些盡是些負面的形象、負面的詞,但我認為老子的「道」,是一種長久的、安穩的一種形式,而非是一種短暫而不長久的強盛,而「弱」便是達到這種長久的方式。這便是「弱者道之用」的涵意。

三、感想:

 

      經由這次的報告,我閱讀了不少老子的章篇,也看了不少書籍對老子內容的評論,對於老子的內容,有了一些些的體認。我認為這是一個事事爭強競勝的時代,凡事都要分勝負,似乎要不在乎這些來居下難,已是不可能的事,也不可能有人做的到。但是那「弱」的心態,卻是不能少。如時時保持謙沖,虛心納下,才是保全勝果之道;若是驕溢自滿,則不能保持平常心,看不清自己的實力,更看不清敵人的力量,這如何是致勝之道,這大概就是老子說的「兵強則不勝」吧!另外就是對於勝負的得失心,敵強則我弱,這就是「知其難,守其雌」。不強出頭,才是明哲保身之道。而「守柔」可以時時保持自己的彈性,不輕易的被外力擊潰。順著自然的路,不用強,柔弱的隨著境遇改變自己,也算是一種隨遇而安吧!而順應自然,保持「弱」的心態,就能保持安定,這大概就是老子的「弱者道之用」吧?

 

四、參考書目:

  1. 老子讀本
  2. 先秦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