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書中「有」與「無」的觀念

管意皓

前言:

   老子,名耳,字聃,姓李氏,楚國苦縣厲鄉曲仁里,但是眾說紛紜,另有別的說法。孔子曾評論他:「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能被孔子形容為龍,可見其人一定有過人之處,絕不會有負「龍」之名。

有些人認為老子思想是消沈的、厭世的或出世的。例如:無為、不爭、謙退、柔弱、虛無、清靜等觀念。但事實上,這些觀念沒有這些意思,而是老子從天地萬物的運行法則中體會、歸納而得到的珍貴思想。「有」、「無」則是用來說明這些道理的一個關鍵的觀念。「有」、「無」看似相對,其實並非如此。事實上兩者是有相依存的關係存在的,將在本論中透過老子的思想來一窺其中的奧妙道德經中提到「有無觀念」的共有十四章之多,可以說非常的豐富。然而對於崇有貴無歷代學者皆有不盡相同的見解,以魏晉時代來說,王弼提倡貴無,郭象則主張崇有,另有僧肇非有非無的中道觀。其他從河上公(註一)注釋以來,嚴君平(註二)、陸希聲(註三)、蘇子由(註四)、程致道(註五)、李息齋(註六)、張洪陽(註七)….等人都各有各的評論或校釋。我嘗試在眾家著述及論辯中找出相通的脈絡,但求能最接近老子當初寫作時的原意。 

 

二、本論

()有與無的基本概念

   「有」與「無」表面上是對立的,但兩者不聯合在一起是不行的,道德經第十一章提到:「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挻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這是書中以具體事物表達有無觀念的典範。三十根輻合共一轂,因為轂中間空虛,車才能產生乘載的作用。柔合陶土做成器具,因為器具中間空虛,才能產生盛物的作用。開鑿門窗造成房屋,因為房屋中間空虛,才能產生居住的作用。我們可以從中明白到「有」給人帶來便利,而「無」去發會它們的作用;反之,若沒有「有」,也不會有「無」。因為有輻才有轂,這就像有無的觀念。至於器皿的空處,房屋和戶牖等之相互關係也是如此,只要缺少一項,就不成東西,不成世界了。老子第一章開宗明義就說:「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意即,「無」是天地形成的本始,「有」是天地形成的根源,有把喻為道之體喻為道之用的意思,體先於用,所以無先於有,因此,老子四十章云:「天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由此可以得知生,則即是,是之本體。王弼說:「雖貴以無為用,不能捨無以為體也。」以無為用的就是,說明了不離不離

 

(二)有無觀念的延伸

    「無」是不能用語言文字描述的深微奧妙正是老子所謂的「無之以為用」及「無名天地之始」,天地之最初秘密並非透過本體論肯定其有,而是透過超過本體論看出其隱藏一切表象之後的最後真相,這就是道家之道(註八)。我在洪啟仁學長的報告中看到他把「無」比喻為0」,若是把「0」當成沒有東西,而當成一個數,並以數學上的「空集合」來代表一無所有,那麼我覺得這是個滿有趣的比喻。「0」是數學上的第一個數,1、2、3都是它的繼數「無」的上面也沒有任何東西,而宇宙萬物則從其中繁衍而出,所以「無」就相當於數學上的「0」。     

老子思想的兩大基本概念,一個是「有」,另一個是前段提到的「非有」或「無」。拿「有」來說明萬物之母,一切存在的開始。但是這萬物之母必須向一切存在源頭的後面去追求那不能形容的寄託。老子四十章說到:「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道的運行反覆循環;道的作用柔弱謙下。「無」是道之體,「有」是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而「有」生於「無」。不是從無到有,而是從有到更高的有,更高的有還不能夠滿足,窮盡一切「有」,然後提升到「無」。與數學上取極限的概念有些相近,追求那最高的真相。

 

 

 

() 有為與無為的討論

    老子書中還有一個跟「有無」有關的重要觀點,那就是「有為和無為」。

「無為」即「無所為而為」「無為而無不為」,老子第三十八章提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無為而有以為。」當存心要去求德,反而不是德;而順道行事的人,本身就有德了。為政也是一樣,老子第五十七章說到:「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又第十七章:「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謂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所謂「無為而治」就是指文中的「太上,不知有之」而結果就是百姓「自化」「自正」「自富」「自樸」以及事情成功後感覺是自然而成的。當然這不是說什麼都不做,而是上面所說的不刻意而為「無為而無不為」。

反之,「有為」即是妄為。對個人而言,老子五十章說到:「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死地,亦十有三。」這句是說人世中,有十分之三長壽;短命夭折的有十分之三;另外又十分之三是本來可以長壽但自己踏入死路。對國家來說,老子第五十七章:「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朝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盜賊多有。」政府的權謀太多,互相鉤心鬥角,國家就越來越亂;在上位的技巧太多,人民起而效尤,智偽叢生,邪事就層出不窮;法令過於嚴苛,束縛人民的自由太過,逼得人民無法生活,盜賊將越來越多。可見不論如何,老子都認為應該「無為」而盡量避免「有為」。

由此觀之,老子的人生哲學和政治哲學基本上是入當法道,順其自然。用「無所為」來達到治理好國家的目的。在老子看來,正是「有所作為」。反對禮、智這些來治理國家,他反對加重人民稅收,反對擁有強大的兵力,同時也反對工商業,反對知識和文化。老子第十九章說:「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複孝慈。絕巧奪利,盜賊無有。在老子看來,人類社會不要「聖智」、「仁義」、「巧利 」,國家就大治了。這三種東西不足以治國,最好的辦法是,使人們著意於「樸素」,少有「私欲」,不求知識,就可以沒有憂患了。

 

()有無與道的關係

「道」,在老子第十四章說它「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唯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不可名,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指出道是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的,既不光亮,也不昏暗,是幽微深遠,不可名狀,並非具體的事務,所以可稱為「無」;而道又「有象」、「有物」、「有精」(註九),而能產生天地萬物,所以又可稱為「無」。馮友蘭也認為:「道乃萬物所以生之原理,兼有無而言。無,言其體;有,言其用。」因此「有」與「無」可說是「道」的兩個面相。哲學家牟宗三先生認為老子的道是通過「無」來說、來顯示的。天地萬物的開始,是始於無,假定有始於有,這有還始於有,一直往後追問就永遠不能停止。所以沒有始則已,若有始就一定始於無。故他認為真正能作為天地萬物的始源的是無,而不是有。就牟先生的說法,在表現道的客觀存在和主觀境界上,無似乎有更高的優越性。和此觀點相類似的,就是將「有」放在本體論,從此處去追溯所謂的無,發展出無是在一高於有的層次,稱作「非本體論」或「超本體論」,這超本體論乃探究有的背後更深、更遠的「無」的義涵。

 

() 有無宇宙的關係

   老子是我國第一個力圖從自然本身來解釋世界,而不求助於超自然的主宰--天帝的意志的哲學家。在老子之前,人們以為物都有神在統治著,最高的神就是天,又稱天帝。這種觀念,到了社會大變革的春秋時期才開始了變化。老子就是較早的從哲學方面有意識地、明確地否認天帝的思想家。他認為,宇宙的本源就是「道」,它是永遠存在的。「道」的運行是自由的、必然的,即按其自身的規律而運行。天地萬物都是由它歸於自然本身,從而摧毀了一切超自然的主宰,一切宗教和唯心論的基礎。因此,老子的天道自然觀,在當時有很大的進步意義,它打倒了宗教的天帝,否認了鬼神的威靈。當然,老子的“道論”剛從傳統的宗教解放出來時,還未能完全擺脫宗教的影響;他的自然決定論,使人完全聽命于自然,輕視了人對自然界的反作用。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註十),「始」和「母」雖然一是根源義,一是生成義,但是老子卻將二者視為一體。就道的關涉天地萬物而言,總持的說使,散開的說母。由此得知,老子的宇宙論,不是獨立的或純粹的宇宙論,而是連者本體而言的宇宙論。我們可以將道的作用分成兩個取向,提供一種原則,作為萬物運行的依據,便是「無」;而傾向凝聚引生成氣、生成宇宙的種種,就是「有」。無」、「有」合起來是道的全部,老子形容道的時候,一再說「是謂恍惚」。老子第二十一章也說: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希惚希,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其原因就在這。以「有無」組成的「道」,在恍惚之中,又具備了宇宙形象;在恍惚之中,又涵蓋了天地萬物。但就層次來說,「無」的層次要高於「有」,因為宇宙的根源總不能有兩個啊!所以我們說「無」是道的本體,「有」是道的作用。當道是靜態的時候,它是「無」,一動而有創生作用時,那就是「有」了。

三、結論 

「有」與「無」是各事各物的本源,也是老子思想中的重要支撐「有」是萬物的根本,「無」比「有」更高一層,「無」是宇宙的本源,莊子天地篇說:「泰初有無,無有無名。」對這論點做了最清楚的解釋。「無」並不是物質,但也不是「空無所有」。「有生於無」最能說清「有」和「無」的關係。莊子如此說:「有先天地生者物邪?物物者非物,物出不得先物也,猶其有物也。無已。」意思是沒有在天地之先就出來的物,創生物它本身一定不是物。因為若物之前還是物的話,那一直推衍上去就沒有窮盡了!所以有之前一定不是有,即是「非有」,那就是「無」了!

老子書中「有與無的觀念」對於人世,發展出的「無為而無不為」,可以作為立身處世、治國牧民的標竿;對於「道」,「有無」正是它的兩大面相,「道之體」與「道之用」,可以說是「道」的最佳解釋;提升到宇宙的境界,「有無」對於其形成與發展有不可或缺的關係。萬物的生成、天道的運行,也在有無觀念的範圍之中。道德經包羅萬象,總歸於「道」,而「道」又以「無」和「有」來顯示,因此,說「有與無的觀念」是老子的中心思想一點也不為過。

 

四、附註

    註一:河上公說:「道,混沌,無形,無聲,無為,無窮,無匹,無所不包,無所不入,在天地之前而布氣天地;為萬物之母,為萬物之藏,養育萬物;高而無上羅而無外,能陰能陽,能施能張;若有若無,若浮若沉;道可左右,復在人身。」

    註二:嚴君平說:「有名非道也,無名非道也;有為非道也,無為非道也;無名而無所不名,無為而無所不為;……無無無之無,始未始之始,萬物所由,性命所以,無有所名者,謂之道。」

    註三:陸希聲:「形而上者為之道。道也者,通乎形外者也。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註四:蘇子由說:「莫非道也,道常不變,故其為物,舒之無所不在,而斂之不容毫末。」

    註五:程致道說:「不可道之常道,則聖人未之敢以示人,非藏於秘而不以示人也,不可得而示人焉耳。故西方之聖人,其所示見,設為乘者三,演分為十二。」

   註六:李息齋說:「所謂道,無始無終;天地有終而道無盡。」

   註七:張洪陽說:「蓋自然為道。混淪旁魄,生天生地,無所不冒,道也。無生有,道也。各正性命,道也。」

    註八:出自參考書目《原始儒家道家哲學》

 註九:老子第二十一章

   註十:老子第五十二章

 

五、參考書目

1.《新譯老子讀本》余培林註譯,三民書局,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第十二版。

2.《老子學術思想章陽明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民國六十九年十月再版。

3.《郭象湯一介著,傅偉勳、韋政通主編,東大圖書公司,民國八十八年一月初版

4.《老子四種》魏、王弼等著,大安出版社,民國八十八年二月第一版

5.《原始儒家道家哲學》方東美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名國八十二年六月,四版

6.《老子的哲學》王邦雄著,東大圖書公司,民國七十二年九月,三版

 

 六、感言

     終於完成了這個前所未有壯舉,慶幸自己在棄而不捨的毅力之下沒有走向放棄一途,此刻心中是無比的欣慰,無窮的興奮卻無法以現在地球上所知的言語或文字形容。總之,我撐過來了,心裡的苦悶、掙扎、無助、氣餒、不滿,早已成為過往雲煙,滿肚子的委屈、滿口的怨言也拋到九霄雲外。體驗了什麼叫有志竟成,了解了苦盡甘來的真諦。

    為了這份報告我到過總圖、市圖,找遍了各家書店,還有我家的書櫃。姑且不論效率如何,至少最後我找齊了我所要的各方面資料,雖說內容龐雜,眾家學說又不盡相同,但我依然從中去蕪存菁,分析比較各種說法,取其最被認同,最具真實性的,以期能真正直探老子原意。最後完成了這份報告,我想這已經是我的極限,無法再增減任何一字了。

    完成這份報告最大的意義就是我挑戰了人類的極限,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另外對於老子的思想有更深的認識也是不可不提的收穫,不僅是我的主題「老子書中的有與無的觀念」,對於其他主張,「用柔」、「處反」、「守靜」……等等,都多少有涉獵,可以說是獲益良多。尤其實是在我做人處世上,更是有明顯的改變,以老子提供的方法待人接物,無為無欲,大家都樂於與你結交,分享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在這我不得不反過來感謝老師給我這樣的歷練,我想這樣的經驗對於我往後的人生一定會有很多助益的。

 

七、附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