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主 The Secret of Caring for Life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文惠君曰:「譆,善哉,技蓋至此乎﹖」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者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枝經肯綮之未嘗為礙,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矣;族庖月更刀,折矣;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以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公文軒見右師驚曰:「是何人也?惡乎介也?天與,其人與?」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獨也,人之貌有與也。是以知其天也,非人也。」

    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蘄畜乎樊中。神雖王,不善也。

    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焉,而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謂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

    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