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記87年中嚮(大鬼湖會師隊---鹿野南溪) 領隊招不明生物咬傷之事件


                                                                                                                                 阿佑

     約一個月前, 台大山社大鬼湖會師中的鹿野南溪溯溪隊, 領隊小勇被蛇咬到,
   經歷酸痛.腫脹.起水泡等折磨, 下山就醫後已痊癒. 我是這一隊的醫官, 想把小
   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當時的判斷.處理寫下, 給爬山的朋友參考. 也歡迎大家對
   我們的處理表示意見, 讓大家以後碰到類似狀況時能有更好的處理.

     7月3日16:00, 溯了五小時溪, 來到去年溯溪隊的撤退點. 其地為深潭.後有6
   公尺高的瀑布, 要從右側爬岩繞上. 岩壁高約11公尺, 下面5公尺較陡, 難度約
   5.2, 上面6公尺較緩, 有小岩溝可上, 岩溝有幾叢短茅草, 其地乾燥. 小勇先爬,
   在8公尺處撥茅草時以為被茅草刺到, 右手拇指與睕部間有兩個細微的小孔, 相
   距3公分, 微微出血. 小勇右手當場酸軟無力, 無法施力, 休息5分鐘後才勉強爬
   上岩壁到大岩台. 此時小勇說他右手無法施力, 今天可能無法再前進. 於是便下
   降到溪邊紮營.

     17:00手掌開始腫, 18:00手掌腫得厲害. 判斷不是原先小勇以為的茅草刺傷,
   而是受到有毒動物的叮咬. 可能的有毒動物有(1)虎頭蜂.(2)毒蛇.(3)蜈蚣.
   (1)我以前被虎頭蜂叮到膝蓋, 膝蓋腫得很厲害, 與小勇的症狀類似, 而明賢說
      虎頭蜂和蜜蜂不同, 可以連續叮兩次(蜜蜂叮一次就會死), 因此被虎頭蜂叮
      的可能性不小. 便拿出氨水在兩個小孔塗一塗, 希望可以鹼性中合一下蜂毒
      的酸. 小勇說疼痛並沒有減低, 便不再塗.
   (2)嘉良說以前參加巒大溪溯溪時, 祝子被青竹絲咬到手, 也有腫起來, 因此也
      可能是被蛇咬到. 但檢查手掌, 只有兩個小孔, 未見其它齒痕, 有點納悶?
      且相距3公分的毒牙, 應是不小的蛇, 被咬後卻沒看到?
   (3)只知道被蜈蚣咬到會腫, 但沒人知到確實的症狀, 只能存疑.

     為防止毒液向心臟擴散, 便用彈性繃帶纏在睕部上方(效果極好). 小勇胃口不
   佳, 吃泡麵及一點菜, 吃一顆普拿疼止痛, 吃一顆綜合維它命以增加抵抗力

     夜裡小勇手痛睡不著, 自己起來煮泡麵.並吃一顆普拿疼. 心裡頗為沉重.

     7月4日5:30, 手掌指頭間開始出現水泡(我以前被虎頭蜂叮沒有出現水泡), 腫
   的部位擴大至前臂繃帶的地方, 但手掌稍退腫. 便再纏一彈性繃帶在上臂, 略鬆
   前臂的繃帶. 由於小勇行動困難, 決定停止溯溪, 撤退. 撤退前由嘉良及彌堅輕
   裝往上游溯探, 至一瀑布折回.

     撤退時小勇無裝行走, 左手拿雪仗以幫住平衡, 右手用紗布包裹以免水泡碰破.
   小勇的大背包則由8人分攤背. 遇到困難地形, 小勇可以單手下降, 或由別人幫忙
   放下, 過深潭時, 小勇單手抱背包, 由別人用繩子拉過.

     17:30,至上切處的溪邊紮營. 小勇手已腫過肘關節, 會脹痛, 水泡越來越多.
   用防水袋裝水立於一旁以便冰敷止痛.

     夜裡大家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由於被咬已過了一天, 判斷應無生命危險
   因此便盤算以護送小勇安全迅速下山就醫為優先下, 分出一隊由滿倉麻前往大鬼
   湖會師的可行性, 這樣可以完成會師, 也避免伙伴們擔心. 小勇徵詢大家的意見
   後, 決定明賢.嘉良.奇瑾陪小勇出台東, 其餘5人前往大鬼湖會師. 這一決定讓
   三對情人無法相會, 三位情郎只好託去的人傳話或傳字條給情人.

     7月5日早上, 腫持續緩慢擴大, 但似乎不會危及心臟. 小勇怕樹林中或林道的
   密茅草刺破水泡, 除了紗布包裹, 再罩睡墊套. 小勇吃抗生素以防水泡破時感染.
   為了讓小勇安全迅速下山就醫, 就醫小隊只帶必需的裝備糧食, 其於由會師小隊
   攜帶.

     7月5日中午, 就醫小隊用無線電連絡到包車. 晚上在利嘉林道過夜.
     7月6日中午至台東醫院. 醫師判斷是蛇咬, 打了出血性及神經性血清各一針.
     7月6日下午搭飛機至台北, 住進台大醫院. 因蛇毒已解, 而水泡嚴重, 所以是
   被當做燙傷患者來醫治.
     一星期後, 小勇出院.

     註: 關於毒蛇咬傷的處置, 可參考台大山林(八)陳子信的一篇文章.

     補充一下, 由於當時不知是被蛇咬, 所以把各階段出現的症狀寫成仔細的病歷,
   並把我們所做的處置(吃藥..)及小勇的食物也都記下, 由小勇帶下山就醫時給醫師
   參考, 以便能做正確的醫治.



Posted By: kom (深藍) on 'Mountain'
Title:     Re: 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Date:      Sat Aug  1 23:00:59 1998

[本文章經 kom 於 Sat Aug  1 23:16:55 1998 編輯]

>    (1)我以前被虎頭蜂叮到膝蓋, 膝蓋腫得很厲害, 與小勇的症狀類似, 而明賢說
>       虎頭蜂和蜜蜂不同, 可以連續叮兩次(蜜蜂叮一次就會死), 因此被虎頭蜂叮
>       的可能性不小. 便拿出氨水在兩個小孔塗一塗, 希望可以鹼性中合一下蜂毒
>       的酸. 小勇說疼痛並沒有減低, 便不再塗.
你被盯過都還不知道被蜂的傷口大小?基本上被蜂盯的傷口幾乎是看不到的,除非刺
還留在傷口上,不然只看得出在某個腫脹的部位裡,怎還能看得出明顯的兩個傷口,
而且被蜂盯是不太流血的,妳確定有被盯過?
>    (2)嘉良說以前參加巒大溪溯溪時, 祝子被青竹絲咬到手, 也有腫起來, 因此也
>       可能是被蛇咬到. 但檢查手掌, 只有兩個小孔, 未見其它齒痕, 有點納悶?
>       且相距3公分的毒牙, 應是不小的蛇, 被咬後卻沒看到?
誰說一定會看到?依這樣判斷是不是被蛇咬太草率!
>    (3)只知道被蜈蚣咬到會腫, 但沒人知到確實的症狀, 只能存疑.
>      夜裡大家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由於被咬已過了一天, 判斷應無生命危險
有點好笑!誰說被咬過一天沒死,就沒事?是什麼樣的科學根據?難道癌症患者今天沒
死,他以後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不知道是什麼毒,起碼聽說過潛伏期或是什麼慢性病
>      7月5日早上, 腫持續緩慢擴大, 但似乎不會危及心臟. 小勇怕樹林中或林道的
再請問你妳既然不知道那是什麼狀況?又如何判斷不會危及心臟?卜卦嗎?

這整件事情在我看來有如鬧劇一般....一位登山社的醫官居然對於被蛇咬的情狀
似乎一無所知..登山不外乎就只會發生少數幾種傷害,難道妳事先都沒先聊解過?
.不但如此還作了許多令人訝異的判斷,讓人覺得好像拿生命當兒戲....

                      有點失望的kom



Posted By: ymlai (可樂派西) on 'Mountain'
Title:     Re: 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Date:      Sun Aug  2 09:54:20 1998

我覺得你們做得不錯耶, 就算是我在場也只能做到這樣.
當然有一些細節可能有臨床醫師來做會較熟練, 不過那對預後影響不大.
從傷勢判斷, 小勇是被中大型的出血性(or混合型)毒蛇咬傷.
沒有細小齒痕的原因可能是毒蛇慌忙中噬咬, 未將一般齒咬入.(一般齒較毒牙為短)
在山上我們醫師的力量非常微小, 最重要的是預防.
最近幾年對於毒蛇咬傷處理的方法和觀念沒有太大的變化, 所以muslce 寫的那篇
文章依然是很好的guideline. 一些小小的變革, 有機會再告訴你們.





Posted By: petzl (龜殼花?百步蛇?) on 'Mountain'
Title:     Re: 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Date:      Sun Aug  2 15:46:54 1998

[本文章經 petzl 於 Sun Aug  2 15:53:19 1998 編輯]


我就是小勇,對於大家對我在山上被咬一事熱烈討論,不論是出於關心
或出於增廣見聞的心態,我都表示謝意。但是實在不願看到火藥味很重的爭論。
我就以當事人的心態說說我的看法吧。
>
>      約一個月前, 台大山社大鬼湖會師中的鹿野南溪溯溪隊, 領隊小勇被蛇咬到,
>    經歷酸痛.腫脹.起水泡等折磨, 下山就醫後已痊癒. 我是這一隊的醫官, 想把小
>    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當時的判斷.處理寫下, 給爬山的朋友參考. 也歡迎大家對
>    我們的處理表示意見, 讓大家以後碰到類似狀況時能有更好的處理.
首先,談談我對醫官的看法:
爬山過程中,醫官的效果實在有限。當我被咬的那一天,
我實在希望有神醫能拿出神奇的藥物,立刻讓我脫離生命危險的恐懼。
但我知道那只是一個琦想,一切還是得自己面對,我相信本隊的醫官
會盡他的能力來處置我,但也就僅此而已。(即使是到山下的醫院就醫,不也如是嗎?)
故我不會怨醫官怎麼沒有辦法保證讓我在被蛇咬後絕對安全。
而且,我也不把問題都推給醫官,而是自己也一同不斷的去謀求解決的方案。
在本隊中,我們的醫官並沒有在狀況不明時就胡亂處置(這是我對庸醫的定義)
我覺得相當正確。雖然我們不能有效的、打中要害的治療我的症狀,
但是至少我們做到繼續等待和觀察的最佳步驟

>      7月3日16:00, 溯了五小時溪, 來到去年溯溪隊的撤退點. 其地為深潭.後有6
>    公尺高的瀑布, 要從右側爬岩繞上. 岩壁高約11公尺, 下面5公尺較陡, 難度約
>    5.2, 上面6公尺較緩, 有小岩溝可上, 岩溝有幾叢短茅草, 其地乾燥. 小勇先爬,
>    在8公尺處撥茅草時以為被茅草刺到, 右手拇指與睕部間有兩個細微的小孔, 相
>    距3公分, 微微出血. 小勇右手當場酸軟無力, 無法施力, 休息5分鐘後才勉強爬
>    上岩壁到大岩台. 此時小勇說他右手無法施力, 今天可能無法再前進. 於是便下
>    降到溪邊紮營.
當我感到無力時,舉起手來看一看,才發現兩個針孔大小的傷口。
其中一個有些微的出血。由於沒有被咬的物理上的痛感,故我沒有想到被咬
我的聯想是被茅草的梗刺到。

>      17:00手掌開始腫, 18:00手掌腫得厲害. 判斷不是原先小勇以為的茅草刺傷,
>    而是受到有毒動物的叮咬. 可能的有毒動物有(1)虎頭蜂.(2)毒蛇.(3)蜈蚣.
>    (1)我以前被虎頭蜂叮到膝蓋, 膝蓋腫得很厲害, 與小勇的症狀類似, 而明賢說
>       虎頭蜂和蜜蜂不同, 可以連續叮兩次(蜜蜂叮一次就會死), 因此被虎頭蜂叮
>       的可能性不小. 便拿出氨水在兩個小孔塗一塗, 希望可以鹼性中合一下蜂毒
>       的酸. 小勇說疼痛並沒有減低, 便不再塗.
>    (2)嘉良說以前參加巒大溪溯溪時, 祝子被青竹絲咬到手, 也有腫起來, 因此也
>       可能是被蛇咬到. 但檢查手掌, 只有兩個小孔, 未見其它齒痕, 有點納悶?
>       且相距3公分的毒牙, 應是不小的蛇, 被咬後卻沒看到?
>    (3)只知道被蜈蚣咬到會腫, 但沒人知到確實的症狀, 只能存疑.
>      為防止毒液向心臟擴散, 便用彈性繃帶纏在睕部上方(效果極好). 小勇胃口不
>    佳, 吃泡麵及一點菜, 吃一顆普拿疼止痛, 吃一顆綜合維它命以增加抵抗力
這時,本隊雖然議論紛紛,但其實仍舊不敢說我是被蛇咬,我的心中也仍舊存疑。
我到後來能較肯定,或較能相信被蛇咬,是因為下山後原住民和醫生都告訴我
沒有其他的生物(在台東山區的),被咬後的症狀會腫的如此的大。
>
>      夜裡小勇手痛睡不著, 自己起來煮泡麵.並吃一顆普拿疼. 心裡頗為沉重.

由於不很清楚抗生素的藥性,故也不敢亂吃他。
故當初的想法是:先以較安全的方式度過24HR(例如少走動),然後再看看。

>
>      7月4日5:30, 手掌指頭間開始出現水泡(我以前被虎頭蜂叮沒有出現水泡), 腫
>    的部位擴大至前臂繃帶的地方, 但手掌稍退腫. 便再纏一彈性繃帶在上臂, 略鬆
>    前臂的繃帶. 由於小勇行動困難, 決定停止溯溪, 撤退. 撤退前由嘉良及彌堅輕
>    裝往上游溯探, 至一瀑布折回.
>      撤退時小勇無裝行走, 左手拿雪仗以幫住平衡, 右手用紗布包裹以免水泡碰破.
>    小勇的大背包則由8人分攤背. 遇到困難地形, 小勇可以單手下降, 或由別人幫忙
>    放下, 過深潭時, 小勇單手抱背包, 由別人用繩子拉過.
>      17:30,至上切處的溪邊紮營. 小勇手已腫過肘關節, 會脹痛, 水泡越來越多.
>    用防水袋裝水立於一旁以便冰敷止痛.
這時我們已注意到水泡很容易引起感染,故我們盡力去防範。
包括用乾淨的紗布包起來。
又由於明賢說抗生素要連續吃,故打算在出去的最後三天吃。
>      夜裡大家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由於被咬已過了一天, 判斷應無生命危險
>    因此便盤算以護送小勇安全迅速下山就醫為優先下, 分出一隊由滿倉麻前往大鬼
>    湖會師的可行性, 這樣可以完成會師, 也避免伙伴們擔心. 小勇徵詢大家的意見
>    後, 決定明賢.嘉良.奇瑾陪小勇出台東, 其餘5人前往大鬼湖會師. 這一決定讓
>    三對情人無法相會, 三位情郎只好託去的人傳話或傳字條給情人.


>      7月5日早上, 腫持續緩慢擴大, 但似乎不會危及心臟. 小勇怕樹林中或林道的
>    密茅草刺破水泡, 除了紗布包裹, 再罩睡墊套. 小勇吃抗生素以防水泡破時感染.
>    為了讓小勇安全迅速下山就醫, 就醫小隊只帶必需的裝備糧食, 其於由會師小隊
>    攜帶.
>      7月5日中午, 就醫小隊用無線電連絡到包車. 晚上在利嘉林道過夜.
>      7月6日中午至台東醫院. 醫師判斷是蛇咬, 打了出血性及神經性血清各一針.
>      7月6日下午搭飛機至台北, 住進台大醫院. 因蛇毒已解, 而水泡嚴重, 所以是
>    被當做燙傷患者來醫治.

水泡嚴重的原因可能是被剪破了,皮膚少了很多保護

>      一星期後, 小勇出院.
>      註: 關於毒蛇咬傷的處置, 可參考台大山林(八)陳子信的一篇文章.

事過境遷後,我不認為山上的處置不當;也相當感謝台大醫院的治療,
不過我卻很氣台東醫院施在我身上的不當處置。
當我到了台東,相當安心的踏進醫院,認為我可以放下一顆心,把全部都交給醫生處理時
那邊的醫生反應卻是:你怎麼跑來這裡,怎麼不去台大
(那時他知道我不能住院,等會還要趕回台北)這讓我不太相信這個醫生,
他似乎不敢接受棘手的事
然後,他把我手上的水泡一一剪破,那時我就很懷疑。問了他一聲是否水泡都要如此處理
他也沒說清楚。哼!這個庸醫,他的這個不當處理害我差點要動植皮手術
接著,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所有蛇毒血清打入我身體,據我所知藥與毒是相當接近的
,能少用就少用。難道他不能判斷我的症狀是出血性蛇毒而少打神經性的嗎?
若我沒有把我們的猜測告訴他(我跟他說不知被甚麼咬,猜測是蛇),
我不知他會打多少東西進入我的身體。
當然,這個醫生還是有做了一些正確措施,例如打破傷風疫苗
但我想強調:胡亂處置比不知道而始終只是觀察還要糟糕。
            再者,盡信醫生可能不如沒有醫生。




Posted By: mingyu (sun-moon blessing) on 'Mountain'
Title:     Re: 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Date:      Sun Aug  2 21:25:49 1998

==> kom (深藍) wrote:
> [本文章經 kom 於 Sat Aug  1 23:16:55 1998 編輯]
> >    (1)我以前被虎頭蜂叮到膝蓋, 膝蓋腫得很厲害, 與小勇的症狀類似, 而明賢說
> >       虎頭蜂和蜜蜂不同, 可以連續叮兩次(蜜蜂叮一次就會死), 因此被虎頭蜂叮
> >       的可能性不小. 便拿出氨水在兩個小孔塗一塗, 希望可以鹼性中合一下蜂毒
> >       的酸. 小勇說疼痛並沒有減低, 便不再塗.
> 你被盯過都還不知道被蜂的傷口大小?基本上被蜂盯的傷口幾乎是看不到的,除非刺
> 還留在傷口上,不然只看得出在某個腫脹的部位裡,怎還能看得出明顯的兩個傷口,
> 而且被蜂盯是不太流血的,妳確定有被盯過?
    我有曾被一隻約4.5公分的蜂叮(我親眼看見牠叮我),腫得很厲害, 幾乎無法行進.
  那次被叮並沒有看到血, 但印象中有一微細的小孔. 這次小勇被咬到的傷口也很小,
  多小? 不會比手上的毛細孔大, 要仔細看才會注意到. 以前也看過一些毒蛇咬傷的資
  料, 書上也有一些咬傷的齒痕(手繪的), 總覺得咬痕應很明顯, 但實際的情況並不一
  定這樣.
> >    (2)嘉良說以前參加巒大溪溯溪時, 祝子被青竹絲咬到手, 也有腫起來, 因此也
> >       可能是被蛇咬到. 但檢查手掌, 只有兩個小孔, 未見其它齒痕, 有點納悶?
> >       且相距3公分的毒牙, 應是不小的蛇, 被咬後卻沒看到?
> 誰說一定會看到?依這樣判斷是不是被蛇咬太草率!
    我們並沒有排除蛇咬的可能性, 只是在當天18:00時蛇咬的可能性列為第二位. 但
  第二天早上發現起水泡後, 猜測不是蜂叮(以前被蜂叮並沒有起水泡),蛇咬的可能性
  便列為第一位. (起水泡的真正原因可能是毒性的強弱, 可能被蜂釘叮很多下也會起
  水泡, 不知有無專家能解答?)
> >    (3)只知道被蜈蚣咬到會腫, 但沒人知到確實的症狀, 只能存疑.
> >      夜裡大家討論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 由於被咬已過了一天, 判斷應無生命危險
> 有點好笑!誰說被咬過一天沒死,就沒事?是什麼樣的科學根據?難道癌症患者今天沒
> 死,他以後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不知道是什麼毒,起碼聽說過潛伏期或是什麼慢性病
>
>
    我印象中的蛇咬或蜂叮致死, 都在短時間發生. 台灣致死率最高的毒蛇(25%)名字
  叫作百步蛇, 是說被咬後只要走一百步就會死, 以強調毒性強及短期致命. 而小勇一
  天後只有手腫起水泡, 其它各方面都正常(飲食也大致正常), 才覺得應無生命危險.
>      7月5日早上, 腫持續緩慢擴大, 但似乎不會危及心臟. 小勇怕樹林中或林道的
> 再請問你妳既然不知道那是什麼狀況?又如何判斷不會危及心臟?卜卦嗎?

    主要的判斷是根據對彈性繃帶的效果及腫向心臟擴散的速度越來越慢, 其實我們是
  逐漸把彈性繃帶往上移(在覺得彈性繃帶對控制蛇毒的擴散很有效後), 想說讓毒素
  稍為攤開, 對局部的損傷會較小(不知這想法是否正確, 請專家解答)
 > 這整件事情在我看來有如鬧劇一般....一位登山社的醫官居然對於被蛇咬的情狀
> 似乎一無所知..登山不外乎就只會發生少數幾種傷害,難道妳事先都沒先聊解過?
> .不但如此還作了許多令人訝異的判斷,讓人覺得好像拿生命當兒戲....
    我爬山15年, 在山上看過不少蛇, 也曾幾次差點被蛇.蜈蚣咬到, 但都沒被咬到, 所
  以沒有實際經驗. 這方面的資料也看過一些, 但對蛇咬的處理不同的作者意見並不一
  樣. 而這次一開始小勇以為是被茅草刺到, 影響到判斷及處理. 我對台大山社關注的
  17年中, 以前只聽過一次被蛇咬, 這是第二次蛇咬的事例, 顯示機會相當低(巧的是
  都是會師中的溯溪隊). 也因大家的實際經驗很少, 所以我才覺得應該把我們的經驗
  寫下來讓大家參考, 可能會如你所說的像鬧劇, 但我不怕人家笑, 畢竟我們是沒有
  實際碰過這種狀況.(99.9%的野外活動者也沒碰過). 我想加上版上的一些建設性的意
  見, 能讓大家以後對類似事件的處理有幫助, 那就達到我貼這篇文章的目的.
    補充一下, 我是這一隊的醫官, 並不是醫學相關科系畢業, 但有正式接受過急救
  訓練, 對一般爬山常出現的症狀也知道, 這次出發前也再複習一下陳子信.陳文祥
  寫的登山醫學講義, 該帶的藥物也都有, 自認當得並不離譜.




Posted By: greenwater (堇) on 'Mountain'
Title:     Re: 小勇被蛇咬到的過程及處置
Date:      Mon Aug  3 00:48:25 1998


==> mingyu (sun-moon blessing) wrote:
>     我們並沒有排除蛇咬的可能性, 只是在當天18:00時蛇咬的可能性列為第二位. 但
>   第二天早上發現起水泡後, 猜測不是蜂叮(以前被蜂叮並沒有起水泡),蛇咬的可能性
>   便列為第一位. (起水泡的真正原因可能是毒性的強弱, 可能被蜂釘叮很多下也會起
>   水泡, 不知有無專家能解答?)

    我不是毒蛇專家,有關這次小勇起水泡的原因,
    根據那天診視小勇傷況的台大急診處之陳醫生表示,
    他說是(手臂)體內的壓力太大,已非僅憑讓手臂"腫大"所能舒緩,
    於是這些無法舒緩的壓力便讓手臂組織 "擠出"手泡,所以當時小勇住院觀察的目的?
    有三:
    1.如果手臂內壓力過大,將得開刀以抒解壓力
    2.如果皮膚狀況有異,日後得動植皮手術
    3.觀察因細菌而導致的淋巴節腫大情況如何,如果繼續感染也要動手術


>     主要的判斷是根據對彈性繃帶的效果及腫向心臟擴散的速度越來越慢, 其實我們是
>   逐漸把彈性繃帶往上移(在覺得彈性繃帶對控制蛇毒的擴散很有效後), 想說讓毒素
>   稍為攤開, 對局部的損傷會較小(不知這想法是否正確, 請專家解答)

    有關"彈性繃帶對控制蛇毒的擴散"是否有效的問題我們也有問過台大急診處之陳醫生
    據他表示是沒用,唯一救命之法就是:趕快下山求醫!!

>     補充一下, 我是這一隊的醫官, 並不是醫學相關科系畢業, 但有正式接受過急救
>   訓練, 對一般爬山常出現的症狀也知道, 這次出發前也再複習一下陳子信.陳文祥
>   寫的登山醫學講義, 該帶的藥物也都有, 自認當得並不離譜.

    當我分別給台東省立醫院及台大急診醫生看阿佑在山上所寫有關小勇
    自受傷及傷勢變化狀況記錄時,他們都非常訝異有這一張記錄的存在
    當事件發生,在一陣手忙腳亂中,醫官能馬上記得這一件事,誠屬難得!
    這是醫生說的。






發信人: vjso@Palmarama (so), 信區: Mountain
標  題: 蛇咬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Mon Aug  3 08:11:28 1998)
轉信站: Palmarama (local)


        社內蛇咬事件在民67或68年間也有一起 被毒蛇咬後一天多下山
        後來平安 更早 山社十年也有提到"阿歪被蛇咬"事 毒蛇咬在社
        內雖不常見 也不能忽視 如何預防 應是社內迫切要做的

        mingyu 以一非醫學背景之人 能如此冷靜判斷 記錄 決斷 此一
        蛇咬事件 令我非常佩服

        順便道賀 mingyu  獲得物理博士學位
                                                                                            蘇文政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