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問題新情勢及台灣角色的探討


 

  (July 31, 2003)

 

 

 

         北韓核武問題的最新情勢包括緊張與和緩的兩面發展,緊張層面主要是北韓再進一步的戰爭邊緣作為,例如北韓提出警告,如果美國等國對北韓強化封鎖和經濟制裁措的話,其結果必然是招來戰爭。此外,日本朝日新聞上周六報導指出,除非解決平壤的提議獲得美國正面回應,否則北韓準備進行核子試爆,或是在北韓建國紀念的九月九日宣布擁有核武。另一方面和緩發展則是美國與相關國家所採取的外交努力,包括中國大陸在北韓問題的外交作為,美國國務次卿博頓並於數日前到北京進行討論北韓情勢。

         目前觀之,美國與相關國家主要是以「對話與壓力」齊下策略,對話是指多邊會談對話外交方式,壓力則是加強針對北韓不法行為的防堵與查察。多邊會談對話是以目前進行的多國會談為主軸,已經在四月份於北京舉辦過,目前可能的發展是在八月再舉行由美國、北韓和中共參與的「三邊會談」之後,於九月再擴充由俄羅斯、南韓和日本參加的六國多邊會談。壓力作法是針對北韓違法行為指採取有效措施中斷對北韓的匯款、嚴格檢查北韓船隻和飛機、防範北韓毒品與武器走私行為等,以接近經濟制裁與封鎖非法的壓力,迫使北韓考慮接受外交會談方式溝通接決方案。

         特別注意的是,美國小布希總統於今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波蘭提出建立「擴散安全倡議」(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 PSI),針對所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飛彈設施的擴散行為,各國在外交、法律、經濟與軍事層面採取有效共同措施,進行全球性的合作與防堵。這項倡議目前已有有十一個發起國,分別是澳洲、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荷蘭、波蘭、西班牙、英國與美國,並分別於今年六月與七月開會討論相關作為。

         「擴散安全倡議」的主要目的是希望以預防性與先發制人的防堵和檢查可能攜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飛彈的飛機和船艦,特別是來自北韓與伊朗的飛機與船艦,只要進入會員國的水域與領空,將加強檢查且如發現有擴散物品將予以扣押,會員國並且將禁止可疑飛機的領空飛越。這項倡議其實是肇因於美伊戰爭期間,西班牙軍艦攔截到北韓船艦裝載十五枚飛毛腿飛彈運往葉門,但是由於該飛彈射程並未超過一百五十公里,美國等國無法予以扣押而被迫放行。因此美國主張此項倡議由協調各國國內法執行方式,加強武器擴散的防堵,而不是以修改國際法方式推動之。

         中共的角色與利益似乎是短期內最大獲益者,藉此機會展現東亞大國外交政策與態勢,外交獲利自是不在話下。但是,如果北韓真的發展出核武則將導致東北亞權力結構的惡性變化,進而將影響中共本身的國家利益與安全保障。因此中共在北韓問題上,角色已經從調停人身份斡旋美國與北韓糾紛,轉變為保證人身份確保北韓安全與經濟保障以換取北韓徹底銷毀核武設施。

         至於台灣的角色則可以分為四個層面觀察,前兩項是台灣在北韓問題的直接角色,包括台灣的北韓牌以及台灣參與各國北韓政策,第三是台灣支持國際加強防範北韓不法行為的間接角色,最後則是兩岸情勢對於北韓問題的可能影響。

         首先、台灣的北韓牌是指台灣藉由加強與北韓之間的關係,凸顯台灣的自主性對外政策以及對於東北亞情勢的影響力,例如與北韓加強雙邊貿易或是發展特定關係等;這種作法在平時可能不失為有戰略的思考,但實際行動仍然可能引起區域國家的質疑,更別論當前北韓核武情勢下,台灣的北韓牌可能被解讀為餵食日漸遭受圍堵的金正日政權,必將導致區域國家的負面反應。

         其次,台灣參與各國的北韓政策的可能性並不高,主要是中共因素使得台灣無法參與區域安全事務與政策,美國與日本也不願增加北韓問題的複雜度,所以台灣參與多邊對話會議的可能性極低,甚至參與北韓問題後續的經濟援助或是多邊機制的困難度也頗高,例如我過去無法參與KEDO的運作即是一例。

         第三、台灣支持國際加強防範北韓不法行為則是一項可行之路,亦即支持美國與國際社會採取有效措施積極切斷北韓所從事的國際違法行為,包括武器擴散、販賣毒品、非法走私等。我可以表態支持「擴散安全倡議」(PSI)概念與作法,並協調採取一致性政策與作為,加強境內非法毒品、洗錢與槍械交易行為,特別是可能與北韓有關的船艦的加強檢查。

         第四、兩岸關係的發展可能影響北韓問題的處理過程。特別是對胡錦濤政府而言,最不希望看到朝鮮半島與台海情勢同時成為其政策考驗。區域國家也不願在北韓問題正如火如荼之時,台海情勢惡化而使得東亞安全情勢複雜化。因此,此時如何有戰略觀地維持兩岸關係穩定,讓國際社會認知台灣是東亞穩定力量,則是在北韓問題之際的最佳選項。目前公投問題的發展,逐漸引起北京與華盛頓的疑慮,如何讓此項議題不致於激化兩岸關係與東亞安全情勢,執政黨與反對黨均必須謹慎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