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歐巴馬對於利比亞決策的兩個因素

楊 永 明(聯合報,一00年三月二十二日)

 

 

 

 


 

 

 

 

      面對利比亞情勢的發展,美國歐巴馬政府一直舉棋不定,最後影響歐巴馬轉而支持動武,有兩大原因:阿拉伯聯盟的支持,以及內閣三位女性成員的積極說服。

利比亞內戰爆發以來,格達費部隊的裝備精良,並且有八十餘架空軍飛機,掌控城市爭奪戰,反抗軍節節敗退,格達費軍隊開始殺害人民。此時,阿拉伯聯盟國家面對茉莉花革命所引發的人民革命浪潮,十二日投票決定建議在利比亞設立禁航區,以避免反抗軍繼續敗退,更多人民遭受殺害。

這裡還有一個關鍵因素,使得阿拉伯聯盟國家採取這項配合英法倡議禁航區的建議。在二月中旬,被埃及前總統列為黑名單禁止返國數十年的知名遜尼派教義大師卡拉達威,在開羅廣場舉行兩百萬人講道時,呼籲阿拉伯領袖傾聽人民的聲音,他說:「世界已經改變,已經有進步,阿拉伯世界內部也已經改變。」同時,他並對格達費發出處死令,表示任何利比亞士兵,都應該射殺格達費,為利比亞人民除害。他也呼籲利比亞士兵,不要殘殺同胞。

卡拉達威的影響力巨大,全世界遜尼派教徒視他為伊斯蘭教義的精神導師;但他的論點卻是有爭議的,他是「公義伊斯蘭」的代表人物,支持民主和政治改革,但卻主張對以色列進行恐怖攻擊,所以他被禁止進入美國和英國。當他回到埃及時,西方國家擔心他是否會步伊朗柯梅尼的後塵,主導埃及政局變化。

卡拉達威對格達費發出的處死令,使得遜尼派為主的阿拉伯聯盟國家採取禁航區建議,所以,當英法美飛機開始轟炸時,西方國家不斷強調阿拉伯國家的支持,強調是對獨裁者的轟炸,不是對阿拉伯世界的攻擊。但是卡達是唯一參與轟炸的阿拉伯國家,阿拉伯聯盟秘書長穆沙指出,阿拉伯國家支持在利比亞上空設禁航區,但不希望見到軍事攻擊,而傷害到平民。

另外,最初英法主張設立禁航區時,國防部長蓋茲是反對的,可是面對格達費對人民的殺害,以及可能的後續報復在班加西實行大屠殺,三位女性改變了歐巴馬對於利比亞的決策。

國安會顧問薩曼莎鮑爾和駐聯合國大使賴斯認為,過去美國忽略盧安達和蘇丹達富爾地區的屠殺,使得兩地區出現嚴重種族滅絕,幾十萬人的死亡和強暴,西方國家的袖手旁觀其實和共犯無異,這種屠殺不可以再發生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和利比亞。

兩位女性說服希拉蕊(鮑爾在歐巴馬競選時曾罵希拉蕊是怪獸而辭職),使得原本支持蓋茲反對禁航區的希拉蕊,轉而支持有限度的「保護性介入」,因而改變了歐巴馬的決策,這也和歐巴馬二○○九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獲獎感言相符合。

然而,依據過去在波士尼亞的經驗,如果禁航區無法阻止地面戰爭的進行,最後可能還是會採取地面部隊,所以這次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是以保護性介入為主,保護利比亞平民,以及保護反抗軍來制衡格達費。至於推翻格達費將是一項長期進程,基本上應該要由利比亞人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