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學講義

臺大中文系  徐富昌編

 

 

8•1 銅器的起源

    關於銅器的起源問題,必須從兩方面加以觀察。一是銅器在什麼時候出現,一是銅器在什麼基礎上產

生。

8•1•1 銅器在什麼時候出現

    銅器出現的時間,有些學者認為早在六千多年前的新石器中期就已出現。如唐蘭在《中國青銅器的起源

與發展》一文中,通過對一些考古實物的分析,認為中國青銅器遠在六千多年前的仰韶文化時期(亦即新石器

時代中期)就出現了(文載《故宮博物院院刊》1979年第1期。);也有學者認為應晚至商代,如安志敏在

《中國早期銅器的幾個問題》一文中,認為中國目前發現最早的青銅器是屬於二里頭三、四期的,而二里頭

一、二期也只是「可能已進入青銅器時代」罷了。由於安先將二里頭文化全部歸屬早商,所以他實際上是將

我國青銅器起源的時限斷在商代了。(文載《考古學報》1981年第3期。)

 

    商代已有青銅器,從考古資料顯示並無問題。(可參考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一文,收入《中國青銅

時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3年版,1-30頁。)上面提到的二個代表看法中,唐蘭的觀點略嫌過頭,因為

他作為立論根據的所謂仰韶文化時期的兩塊銅片,實際上是仰韶文化遺址擾土層中的晚期之物,所以銅器起

源於仰韶文化之說尚有待進一步的證明。安志敏的觀點則過於保守。因為將歷史文獻與大量考古成果結合起

來看,我國在商代之前無疑就有銅器了。如果承認人類文明的進展表現為加速度的推進趨勢的話,那麼對人

類歷史的追溯就應該具備反加速度的探求眼光,也就是說,越往前探求,文明長河的流速越慢。人類早期文

明的積累往往比我們想象的要艱巨得多,各種文明現象的萌生狀態也往往比我們想象的要早得多,文字如

此,銅器也不應例外。從現有材料看來,我國銅器的起源當在龍山文化時期(亦即原始社會解體階段的新石

器時代末期),最遲也不會晚於夏代。對此,陳偉湛、唐鈺明二人在《古文字綱要》一書中,從三個方面來

加以說明:

 

1、從理論上說。原始社會是石器時代,奴隸社會是青銅時代,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過渡也同時表現為石器

向銅器的過渡,這種過渡是漸變而不是飛躍,所以原始社會末期面臨解體之際往往存在一個銅石並用的過渡

時期。考古學證明世界大部份地區都具有這種發展規律,因而我國在原始社會末期的龍山文化時期出現銅器

的萌芽,應該是合乎情理的。商代既有如此成熟的青銅文化,在它之前如沒有一個漫長發展的先行期存在,

那也是不可想像的。

 

2、從文獻上說。古籍記載表明,我國銅器製作始於黃帝、蚩尤。《呂氏春秋•古樂》:「黃帝又命伶倫與

榮將鑄十二鐘以和五音」,《史記•封禪書》:「黃帝作寶鼎三,象天地人」,《管子•五行篇》:「蚩尤

受廬山之金,而作五兵。」這類記載正因為帶有傳奇性而素不為史家所徵信,但我們認為這些記載多少還是

透露了一點信息,表明我國原始社會末期已有銅器出現了。古籍中關於夏器的記載更是屢見不鮮,如《左傳

•宣公三年》:「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桀有昏德,鼎遷於商,載祀六

百。商紂暴虐,鼎遷於周。」《史記•孝武本紀》:「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由於夏器的記載較可徵

信,所以我國歷來的學者對所謂「三代器」(指夏、商、周三代)大多是信而不疑的。郭沫若、容庚在論及

銅器發展史時儘管當時夏器尚待證明,但仍堅持將夏列入銅器的濫觴期,(郭說參見《兩周金文辭大系•彝

器形象學試探》;容說參見《殷周青銅器通論》。)這是很有代表性的。

 

3、從考古上說。由於殷墟的發現,商代後期(盤庚遷殷之後)的銅器在考古學上己得到完全的證明;之後

隨著二里崗遺址的發掘,商代前期(盤庚遷殷之前)的銅器亦無任何疑問了。而早於商代的夏器究竟存不存

在呢?隨著考古的發展以及對夏文化探索的逐步深入,這個問題已經明朗了。所謂二里頭文化,從地層關係

上看,早於二里崗文化而晚於龍山文化,正處於新石器末期到商代前期的過渡階段,據C14測定,二里頭文化

絕對年代約為公元前1900年至前1600年,正好與我國古史記載的夏代(公元前21世紀至前16世紀)相當,因

此,將二里頭文化理解為夏文化是恰當的。二里頭文化遺址出土了刀、鑽、鑿、錛、魚鉤、戈、鏃、鏚等小

件實體銅器。晚期遺址中甚至出現了空體銅器爵和鈴,這就表明了夏器的存在,由於對二里頭文化尚有將之

歸屬早商的不同看法,所以我們不妨將眼光再放遠一點。甘肅齊家文化遺址C14測定為公元前2000年至前1620

年,絕對年代略早於二里頭文化,文化性質學術界確認為新石器末期,這個遺址出土了較多的銅器,有刀、

錐、斧、鑿、鑽、環以及銅片、煉銅渣等。(參見廿肅省博物館《武威皇娘娘台遺址發掘報告》,載《考古

學報》1960年第2期;及《武威皇娘娘台遺址第四次發掘》,載《考古學報》1978年第4期。)此外,在山東

膠縣三里河龍山文化遺址也發現了兩件錐形銅器。(參見昌濰地區藝術館、考古研究所山東考古隊《山東膠

縣三里河遺址發掘簡報》,載《考古》1977年第4期。)迄今為止所發現年代最早的銅器是分別出土於甘肅馬

廠文化及馬家窯文化的兩把銅刀,前者絕對年代為公元前2300年至前2000年,後者為公元前3000年(參見廿

肅省博物館《廿肅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載文物出版社1979年版《文物考古工作三十年》。)這個年代正

與古史傳說的黃帝、蚩尤時期(公元前36世紀至前26世紀)約略相當,《洞冥記》亦提到:「黃帝採首山之

金,始鑄為刀」,可見古籍所載並非純屬無稽之談,問題在於如何理解、如何去稽考驗證罷了。

 

    綜上三點所述,尤其是考古成果的鐵證,陳、唐二人認為:「我國銅器起源於原始社會新石器時代末

期,距今約五千年。」(以上參考《古文字學綱要》90?3頁,中山大學出版社1988年版。)

 

8•1•2 銅器在什麼基礎上產生

 

    銅器在新石器時代末期又是在什麼基礎上產生的呢?

 

    8•1•2•1 成熟的燒陶技術給銅器的冶鑄準備了條件。事實上,在新石器時代中期的仰韶文化時期,已

有了發達的彩陶文化;到了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龍山文化時期,制陶技術已達到十分成熟的水準。由已發現的

紅陶、灰陶、黑陶來分析,當時已經可以有效地控制陶窯內的溫度,溫高可達950 C?l05OC,(參見周仁等

《我國黃河流域新石器持代和殷周制陶工藝的科學總結》,載《考古學報》1964年第1期;北京鋼鐵學院冶金

史組《中國早期銅器的初步研究》,載《考古學報》1981年第3期。)冶煉黃銅所必需的還原氣氛和高溫條件

已完全具備了。先進的制陶技術,也使煉銅坩堝、製範等成為可能。《墨子•耕柱》說:「昔者夏後開使蜚

廉採金於山川,而陶鑄之於崑吾」。「陶鑄」連文,正說明了製陶和冶鑄的密切關係。

 

    8•1•2•2 新石器時代末期的石器、骨器、陶器,無論在器形還是花紋方面,都成為早期銅器的藍本、

成為其誕生的母胎。考古表明,工具、兵器、裝飾品乃是最早產生的銅制品,而空體容器(尤其是禮器)則

是較晚才產生的。早期的銅制品,幾乎都可以在石器、骨器中找到原型,如銅鏃源於骨鏃、石鏃,銅刀、銅

斧、銅錛等源於石刀、石斧、石錛。至於早期銅容器,其器制則多脫胎於陶器。二里頭有奇巧的陶器,如帶

流的角、瘦長的爵,異形的盉,商代就有與之類似的銅制品。安陽發掘中,在出土銅器的同時還出土大量的

陶器,如鬲、鼎、甗、甑、盆、尊、豆、爵、觚等,發掘主持人李濟指出:「大部份銅器的形狀,都是依著

陶器照抄,等他們藝術獨立以後,它們才發生許多新的形式。」(參見李濟《殷墟陶器初論》,載《安陽發

掘報告》第1期(1929年)。)銅器形制與共生陶器如出一轍,正說明了它們的依存關係。至於銅器中的花紋

如饕餮紋、雷紋、虯紋、魚紋等,在陶制品、骨制品中也早已存在了。

 

    由上說明可知,青銅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的陶器、石器和骨器的。